当前位置: 延边市钟鸡能源企业 > 财经 > 隐秘而伟大的人们,从不上热搜

隐秘而伟大的人们,从不上热搜

发布时间:2021-01-03 10:04     来源:延边市钟鸡能源企业    点击:

最人物(ID:iiirenwu) | 来源

阿一 | 作者

孟夏 | 编辑

2020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很不容易吧。 2021年就要来了,愿你相信,前方的路或许没有想象中的亮,但这个世界也没有想象中的暗。冬月的风雨吹落了汉口江滩的芦苇,一个大铁锅,口径二三尺,热腾腾地端上来,里面还在滚沸。 这是成冬在一天晚上赶赴的第二个饭局,今年的生意不好做,年根儿下他想着法子挺过这个冬天。 客户从杭州来,双方素未谋面,自然而然地问起武汉的上一个冬天,作陪的人介绍起成冬,是当时的专车志愿者,每天接送三四十个医护人员上下班。 对方肃然,成冬熟练地打趣,武汉的辣子很够味儿,席上人有泪,也有笑。 谈笑间、感叹间,远方的客人更像是阔别重逢的老朋友。 曾几何时,世人经历了太多世间的冷漠,见惯了人性的凉薄,对每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都小心提防、细细揣测,但在这个特殊的2020年,太多不期而遇的温情都与陌生人有关。 这一年,人与人之间总是要避免聚集,但心与心之间的安全距离被打破,这是最艰难的一年,也是最有人情味儿的一年。 这一年,有太多感谢。 01 “我是来还债的。”接受采访时,成冬这样说道。 “疫情的时候,记者朋友们都在帮忙,年底了,媒体有需求我都尽量配合。” 四季流转,黄鹤楼苍茫如旧,但成冬的抗疫故事还没有收尾。最近几个月,他一边打理生意,一边抽空到机场、火车站接人,实在忙不过来就找车队的兄弟帮忙。 疫情结束了,但疫情期间的志愿者车队被保留了下来。 这支车队成立于疫情之初,队里的司机都是普通的市民,封城前一天,成冬在车友群里报名成为其中一员。从封城那天开始,他每天早上6点出车,凌晨收车,每天行驶十八九个小时。起初是帮社区运送物资,后来是想回家的过路人、留学生,最后基本都是医护人员了。

最近,成冬接的人大多是之前全国各地援建武汉的医生,疫情期间都坐过他的车。当时,他给接送过的医生都留了联系方式,告诉他们,只要有需要用车,就可以随时打他电话。 半年后,摘下口罩相见,武汉已是故乡,他们说:“我们回武汉了。” 有的医护人员发现车子不是之前坐的那辆,成冬解释之前的车坏掉了,如今被存放在抗疫博物馆。 70多天,成东开车跑了5万多公里,开坏了2辆车。在他收拾车子的时候,扶手凹槽、车座缝隙、脚垫下面……边边角角总能发现不同面额的纸币,加起来大约有几千块,很明显是不同的乘客偷偷留下来的。最后,他把这些钱都捐了出去。 成冬不知道留下钱的是哪位医生、哪个邻居,也有可能是某个往车上搬白菜的志愿者。 有一次,他送一位年轻的护士到肺结核医院的重症病房报道。 医院弥漫着浓浓的消毒水味,护士不敢一个人上楼,成冬果断下车陪她。目送她进了病区,他比了一个大拇指,她含着泪点了点头。 他至今不确定护士的姓名,只是在那一刻清楚地知道,他是她唯一的依靠。 为了接送更多的乘客,减少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长,成冬往往两顿合成一顿,在车上随便吃点面包和饼干。 有天下午,成冬送另一名护士去医院,护士端了碗热干面上车,听说成冬从早上六点一直没吃东西,护士连忙把热干面递给了他,说:“我要看着你吃完。” 成冬很感动,还没来得及说谢谢,护士先哭了:“没想到你为了准时接我,连饭都来不及吃。”如今,他还记得那碗囫囵吞下的热干面,似乎比平时多放了辣椒,火辣辣的。 成冬说,那段时间,车队里的志愿者都经常来不及吃饭,1000多名志愿者司机,很多都相互没见过面,有时候在路上见到车队的标志,会拦下对方,问要不要吃点东西,有时一些岗哨的工作人员见到他们,也会递上一份余下来的盒饭。 一场疫情,让成冬的手机里多了上千个好友,有的备注着姓氏,有的只记得他们下车的医院,有的甚至不知是何时添加的…… “最近,朋友圈里都在发蒙古国捐赠的羊肉。”对于成冬来说,列表里的人们或许一辈子只有一面之缘,但多了一些相近的悲欢。 022020年4月8日0时,武汉解封。 那天清晨,一个年轻的父亲抱着一个小女孩站在特教老师李溶溶家门口,满身疲惫,眼神里却充满期待。 女孩名叫彤彤,重度耳聋,交流主要靠手势。然而,人们习惯性把“聋”和“哑”联系在一起。“他们是不会说话,不是不能说话。”李溶溶说。在网络平台上,她给自己取名“言语康复*溶溶老师.*”,把职业写在名字之前,是要给听障孩子正名。曾经有位主持人介绍她是“教聋哑人学说话的老师”,她在一旁怔住,张了张口想要纠正:“只要早介入,我的孩子是会说话的!他们不是哑巴!” 听障儿童完全有可能说话,但学习的每一分钟都很宝贵。2岁到6岁是语言学习的黄金期,彤彤已经4岁,为了能争分夺秒地见到李溶溶,父女俩从远在新疆的家出发,开了四天四夜的车,赶在解封当日抵达了武汉。 初见李溶溶时,彤彤怯生生的。这样的孩子,在过去11年间,李溶溶见过了无数个,但心疼仍然有增无减。 11年前,李溶溶发现了这群孩子。有一次,她带一个听障孩子去医院打针。医生问他:“宝宝,你哪里不舒服?”孩子很难受,却说不出话,医生只能一处一处地试探,摸到痛的地方孩子就哭,花了很久才找对了地方。 为了和孩子们感同身受,她尝试戴了一天助听器,短短一天下来,她说自己差点都要崩溃了!大脑中全是声音,无法分辨身边的讲话声,然而在取下助听器后,整个世界才归于安静。 从业之初,她曾加入一个50多人的特教群,而到现在,包括她在内,群里就只剩3个人了。然而,没有人比她更理解离开的人。 决定成为特教老师时,她还是父母眼中娇生惯养的独生女。 从荆门来到武汉,她卖掉身上最值钱的笔记本电脑,在漆黑的弄堂里租了一个隔间。几个凳子一张木板就是床;没有衣柜,衣服只能摞在地上;洗手间在地下室,想要洗澡的话,得先在屋里拎一桶水,烧好了再拎下去…… 父母风尘仆仆赶来看她,望着女儿的屋子,一言不发地走出门,联系新房子。又去她的学校转了转,看到一群有苦难言的孩子,说:“你一定要对人家孩子好。” 后来的11年,妈妈的女儿变成了无数孩子的“妈妈”。“妈妈”,因为发音最容易,往往是李溶溶教孩子们的第一个词,孩子们第一次叫“妈妈”的对象也往往是李溶溶。有的孩子从第一声“妈妈”开始,便一直这样称呼下去了。

孩子有时哭闹,她就像妈妈一样整日抱着,渐渐地,孩子便习惯了她的怀抱。但是,对于一些大孩子,想要打开他们的心房,往往要难上百倍。十几岁的孩子学习发声,多了一段对抗陌生的过程,李溶溶与他们面面相对,善意遇到猜忌,像春风化雨。 她曾经遇到一个男孩,名叫王治(化名)。被送到学校时已经17岁,在此之前,他打跑了无数特教老师,被几家学校劝退。为了能站在喜欢的女孩面前,字正腔圆地说一句“我喜欢你”,他找到了李溶溶。 因为早已过了黄金年龄,发声条件很差,一切都变得异常困难,李溶溶不得不在下班时间帮他加练。 有一次,李溶溶得知王治的姐姐要到武汉看望他,便教他说,“姐姐,我来接你了”。 一句话、一个月、日复一日地练习。姐姐抵汉的那天,李溶溶坐在教室里张望,期待着他回来时开心的模样,但他的表情却格外阴沉。 她看出不对,几次尝试沟通未果,便把问题写在纸条上递给他。两天后,王治将事情和盘托出,原来,当他在火车站鼓足勇气、大声说出那句话时,怪异的声音,引发了路人的侧目和议论,那些惊讶的神情,给了他凌迟一般的羞辱。 李溶溶听罢,五雷轰顶,凉气灌满了全身:“我希望,以后大家在街上看到这样的孩子,可以以一种平常心去对待他们,他们只是带了一个‘小耳朵’(人工耳蜗),他们可能说得不是很好,但请多听他们说两遍,多给他们一些耐心。” 她每天都希望突然有那么一瞬间,他们就恢复正常了,但这注定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她呼吁世人给这些孩子更多的包容,同时也尽可能让孩子相信,这世间大多美好。 课余时间,她常常会带着孩子们到学校附近的超市逛一逛,每次她都会提前一天跟营业员串通好,“无论宝宝们说什么,大家鼓励就好”,她希望孩子们相信,即使是陌生人,也愿意温柔相待。 如今,李溶溶入行头几年的一个学生已经在武汉光谷开起了自己的奶茶店,店前人来人往,女孩笑脸相迎,教她说话的那个人说:“笑的时候声带是最放松的。”03 上个月,蔡良剑结束了195天、5万余公里自驾行程回到了自己的家乡,福建石狮市祥芝镇。家乡的海风比离开时已添了几分寒意,但街坊四邻对他却格外热络。“小伙子真是太棒了!”“真是为家乡争光!”……面对乡亲们的交口称赞,蔡良剑有些害羞:“我只是在旅途中做了一件随手的事。”今年8月,他自驾走到了西藏,沿途打包了500多袋垃圾,最后都转运到了垃圾箱和垃圾处理站。 在蔡良剑的短视频里,沿着318川藏线,一路上雪山草地、苍鹰骏马、牦牛羊群、经幡招展……构成一幅流动的画卷。 但是,视线的焦点很快被一地狼藉占据,河流上漂着泡面桶、塑料袋、一次性饭盒……分外刺眼。臭气熏天的青藏高原和人们口口相传的“朝圣地”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当地牧民说,牛羊得病死了,剖开肚子有时都能发现垃圾。 据介绍,这些垃圾主要是游客带来的,进藏路上荒无人烟,游客在车里吃喝拉撒产生的垃圾直接往外扔。 “在可可西里的藏羚羊观景台,周边到处都是垃圾。”蔡良剑说。 在一次沿途方便时,那里的旱厕着实不堪入目,他决定“顺便”打扫一下。 后来,便一发不可收拾,他将沿途的许多厕所也打扫了一遍,垃圾塞满了后备箱,他的车也变成了“垃圾车”。 蔡良剑的本职工作是旅游向导,相同的路走过很多次,相同的话也总是在重复,打包垃圾是他解说风景的一部分,也成了游客旅途中的一部分。有的游客会贡献一些物资,有的会捡起树枝一起挑出夹在石头缝里的塑料瓶,有的会主动带走几袋垃圾……日子越来越长,人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专程赶来“打扫卫生”,“有时我在专注捡垃圾,身后突然有个人叫我一声‘战友’”,在蔡良剑的车后,时常会跟着一支车队一起开进垃圾站。

在世界屋脊捡垃圾,是极其耗费体力的,大多数时间,大家没有多余的交流,各自重复着夹、提、放的动作……上游人拾荒,下游人饮水,陌生人的善意流向江河湖海。 “捡垃圾”并不是一时之举,蔡良剑早年入伍从军,荣获三等功奖章。“军营就是我的另一个故乡,那里教会了我很多做人做事的道理。”他回忆道。 退伍后,蔡良剑做过物流工作,也做过食品批发。“每个行业有每个行业的不容易。所以有时候我遇到辛苦的搬运工人,会给他们递上一瓶水,看到衣衫褴褛的老人在餐馆舍不得点菜,就偷偷给他们买个单。”蔡良剑说。 善良是会传染的,就像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一起捡垃圾的人来自全国、甚至全世界各地,平日里做着天差地别的工作,相聚在一起只是因为这一件事。他们之间不多做打探,没有身份加成的善意,似乎更有分量。一程的垃圾捡完,挥挥手,便是后会无期,但是,好像又有什么留了下来。 04 人情味儿,是淡淡的浓,也是浓浓的淡,两个陌生的灵魂萍水相逢,善意便开始流动。他们把这一年分享在网上,故事琐琐碎碎,言语平平淡淡,但无数次地印证了那句“世上终究好人多”的期待。疫情缓和后,成冬将行车记录仪中的那些“相遇”陆续上传到网络,吸引了更多素昧平生的人。如今,在他的视频里,越来越多人见证着武汉再次好起来。 疫情期间,为了保证孩子们的进度,李溶溶进行线上教学,每天连续直播十几个小时。从新疆赶到武汉的彤彤已经掌握了基本的词语,在李溶溶的主页,有74万人认真听她说:“我、爱、老、师。” 过去的半年,蔡良剑白天捡垃圾、晚上睡在车上,没事刷刷手机,偶尔会把拍的视频发到网上,很多粉丝看到后,给他私信自己捡垃圾的成果,无穷的远方、无数的人们,就这样有了关联。 陌生人的态度,就是世界的温度。人们总是在他人的帮助下生活着,但总有一天也会有帮助他人的时刻,一双手拥抱世界,一只用来帮助自己,一只用来帮助别人。 莽莽天地间,大多数人毫不相干,只是恰巧生在了同一时空,你笑了一下,于是我笑了一下,那一瞬间,彼此不再陌生。 2020年,对每个人来说,都很不容易吧。 2021年就要来了,愿你相信,前方的路或许没有想象中的亮,但这个世界也没有想象中的暗。来源:关于作者:关注微信公众号 最人物(ID:iiirenwu)记录最真实的人物,品味最温暖的人间。转载请联系最人物(ID:iiirenwu)授权。RECOMMEND推荐阅读他还在更新这个寻找无名尸的网站头皮上抠出来的“白泥”到底是啥?看完我直呼好家伙!“第六次大灭绝似乎已无法避免” ,这份对地球的诊断报告令人心碎世界上最细思极恐的动物谁是火锅江湖中的王者?答案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说什么杀马特,他们不过是你我身边的打工少年《西游记》中哪个妖怪死得最冤?对视4分钟,你会爱上对方吗?答案有点出人意料▼更多夜读,扫描二维码关注央视网©央视网将央视网设为星标好新闻不错过

点在看,致敬我们一起走过的这一年!

上一篇:盆景制作参考图 (四十四)    下一篇:吃鸡爪,我只吃虎皮或无骨鸡爪!    

相关站点

相关站点